无墨在线

侃侃而谈

论坛主页
显示完整帖子

你这一说,我忍不住也想叨叨两句。 (精华文库)

作者: 山野, 发表于: Wednesday, February 01, 2012, 23:43 (2702天前) @ 不道

我们农村那时很重男轻女,我的二伯母常因自己已生有二子欺负母亲,待到母亲怀我时,父亲以为会是一个男孩,特意买了红糖来家备着,那日父亲回家,一只脚刚刚迈进门槛,听说又是一个女孩(我上边还有两个姐姐),扭头就回了四十里外的工作单位,在我儿时的记忆里,只有两次是比较温馨的,一次是父亲带我和妈妈外出,买了一只西瓜,那是我第一次吃西瓜,接过来就咬了一口皮,父亲说:“西瓜是吃瓤的,你怎么吃皮?”还有一次,父亲推着独轮车去卖猪,我挎着个小提篮跟着,走了二三里父亲让我坐车子上,我坚持步行。渐大之后,我就感觉到了父亲对我的不喜欢,每次他回家,我都特别拘束,不知如何是好,最终在一次他回家时,我因推动一根放在磨顶的长扁担碰哭了二姐,被正迈步进屋的父亲回头狠狠瞪了一眼,从那之后,我有十几年没再和他说过话,他在屋里,我就到院子里,从不敢和他单独在一起。有时候,我也会想,他老了会是什么样子?我会照顾他吗?直到我母亲去世之后,那时我第一次高考落榜后正在复读,他和我说了很多,无非是这些年我因为学习成绩给他带来的荣耀。从此,我们开始说话,但我心里从没有那种亲切感,有时看到叔叔家姐妹们和叔叔的亲热劲,我都羡慕不已。后来,我有了孩子,想不到是父亲来帮我带大的,有时我就想,我从小,说的冠冕些,父亲没动过我一指头,可是没带过我的父亲给我带大了孩子,这是不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安排?
那次孩的爹以在单位加班为名,让我独自带发烧的孩子去看病,被我发觉,他事后说是花了30多元钱请洗头城的姑娘去吃的饭,当时,我们买房借的钱还没还完,春天,一元钱一块的菠萝我都不舍得买,他竟花30多去请那些人,我很是生气,在饭桌上流着泪把筷子摔了,跑到卧室里哭,父亲从餐厅赶出来质问我,说我做的太过分,当时我冲口而出:“你给我滚!这么多年你管过我几回!”或许,这是我多年积压的怨言。
如今,我也能感觉出父亲对我的偏爱,但始终难有那一份父女间的亲热,我只能以我的方式佑护着他的身体。好在这两年他身体还不错。

  921次阅读

完整帖子:

 

帖子总数: 134389; 主题总数: 14498; 注册用户: 146; 当前在线: 12 (0注册用户; 12游客)
论坛时间: 2019-06-27, 05:54
联络
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