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墨在线

侃侃而谈

论坛主页
显示完整帖子

按南兄这标准, (精华文库)

作者: 胡捧, 发表于: Wednesday, February 01, 2012, 15:46 (2729天前) @ 不道
编辑: 胡捧, 时间: Friday, February 03, 2012, 08:37

我早就是浑蛋了。。。

我老爹在我小时给我讲过好多次“耀麻”的故事:有个叛逆儿子,从小就不听他爹的话。他爹怎么讲,他就怎么反着做。
老爷子无奈,临死前只好说反话:麻儿啊,等爹死的时候,把爹埋在水里头啊!老头心里说:这回肯定把我埋在土里了。可是这耀麻不知哪根筋转了,心说我这辈子没听过老爹的一句话,干脆就听一回吧。于是乎,耀麻的老爹被埋进水里,变成了水牛。老水牛犁地时不停的“嘛啊,嘛啊”的叫,就是叫他那个不听话的儿呢。讲完后,老爹定睛看看我:你奏是哈个耀麻!!

不过大概“耀麻”在19岁后就部分摘帽了。那年老爸去北京出差,抽空跑到清华去看我,说能住一晚上,就跟班主任和辅导员说了一下,两个老师帮我开了个证明,诚斋看门的大爷就允许我爸住进去了。等我晚上上学回来,老爸跟看门的老头聊得特融洽,我从来没见过老头有那么好的脸色。那时我就觉得大概工人阶级之间还是有很多共同语言的。很多年后,我妈妈也在诚斋招待所住了些日子,她跟门口的老太太们也关系特好,真是神了。看来我作为准知识分子,身上还是有很多酸气和臭气的。那次容看门大爷开恩,我可以陪老爸在诚斋住一晚上。似乎我是觉得这样不太好,还是回宿舍睡去了。我不善于表达,跟老爸也没什么话,就是聊了些些家常里短的。

等春节放假回家,老爸把烟给戒了。妈妈告诉我说老爸戒烟时做梦都在咂吧嘴,爸爸说:我梦到我抽着一支那么(一尺)长的35牌香烟啊。原因也很简单,去学校看我时,爸爸看到我穿着豁口的凉鞋跑来跑去的,自己这么每天一包烟实在是太奢侈,于是就咬牙戒了。我是真的不记得了,印象里我的吃穿没那么差劲过啊。反正当年不泡妞,满院子连正眼看我的妞都没有,打扮得那么整齐干嘛啊。当然正经的说法是学业太重,没工夫想那些。天下父母对孩子都是一百一百的,等轮到儿女对老爸老妈,就差了一个成色了。

我爸戒烟后,我确实改变了不少。此前我希望老爸戒烟,曾经用高考打赌,我如果考到什么分数线,老爸就把烟戒掉,我们其实是想的老爸的身体健康。谁承想,我的一双破凉鞋,比高考考多少分还用处大。可怜天下父母心啊。

如今我自己也有孩子,老话说:不养儿不知父母恩。我是信了。不过给老爸发脾气撂蹶子的事总是有的。老爸来看我,我闲老爷子不懂就说,很尖刻的评论了一句。后来回家看他们,老爸还调侃我呢:我是天上知道一半,地下的全知道!

我前些天还说呢,我家娃这么逆反,大概是我的基因。当然,主要是孩妈的基因。

  879次阅读

完整帖子:

 

帖子总数: 134389; 主题总数: 14498; 注册用户: 146; 当前在线: 14 (0注册用户; 14游客)
论坛时间: 2019-07-23, 16:58
联络
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